Fisher vs. UT回顾

感谢网友LLIN提供分享: 吃睡了两天,接着回来聊聊高院庭辩。现在想来居然跟群众喜闻乐见的宫斗剧有一拼。不知道宫斗啥样的可以复习《甄嬛传》。 先再次回顾一下历史。 Fisher v UT这个案子是第二次被高院接下来。所以又叫Fisher II。上次是2013年版的Fisher I被高院7:1推翻第五巡回法院(5th Circuit)结论。可是高院没有直接说出Fisher I到底UT的holistic admission是否违法。而是把案子打回第五巡回法院重审(remanded for further consideration)。2013年Fisher I到高院的时候Justice Kagan就回避了。这是因为在她担任法务部总检察长(就是Fisher II最后出现的那个Verrilli现在的职务)时,法务部向5th Circuit递交了amicus curiae重申法务部站在UT的一边。这个amicus curiae应该是在Justice Kagan直接领导和参与之下完成的。这样,她如果不回避Fisher案就会既当队员又当裁判。 回顾完了。 这是我第一次现场看庭辩。现场我没有明白高院中立场鲜明分别支持双方的大法官们在唱什么戏。回来睡过觉,我发现我明白点了。 当时场上很明显的分成两派。支持UT的Justice Breyer,Justice

Read more